“只要畏惧我,敬爱我,听我的话,我就会成为你的奴隶?”

Plaire, aimer et courir vite / 喜欢,轻吻,快跑. 2018.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Plaire, aimer et courir vite / 喜欢,轻吻,快跑. 2018.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Plaire, aimer et courir vite / 喜欢,轻吻,快跑. 2018.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Plaire, aimer et courir vite / 喜欢,轻吻,快跑. 2018.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Plaire, aimer et courir vite / 喜欢,轻吻,快跑. 2018.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Mask You Live In. 2015.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Mask You Live In. 2015.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Mask You Live In. 2015.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Mask You Live In. 2015.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Mask You Live In. 2015.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Mask You Live In. 2015.

是啊,那种千百次发生在我们眼前的父权公开违背人性的事情不是更常见更可怕吗?

就因为父亲无理的压制使得多少天才被埋没,多少自由被限制!有多少人本可以在一个新的环境中大展宏图,然而却在另一种他毫无兴趣的环境中郁郁终生!

在那种永远违背自然的混乱秩序中,有多少美满的婚姻因双方地位的悬殊而被拆散!有多少纯洁的妻子遭受了侮辱!有多少对纯洁善良的夫妻因错配了姻缘彼此都痛苦不堪!

有多少年轻人成为贪婪父母的不幸受害者,深深陷入罪恶之中不能自拔,或者在眼泪中艰难度日,默默忍受那种财富促成的、他们内心不情愿却无法摆脱的痛苦婚姻!

如...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人权纲目太粗,才有女权之说

——木心《素履之往》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吾辈爱自由,勉励自由一杯酒。
男女平权天赋就,岂甘居牛后?
愿奋然自拔,一洗从前羞耻垢。
愿安作同俦,恢复江山劳素手。
旧习最堪羞,女子竟同牛马偶。
曙光新放文明侯,独去占头筹。
愿奴隶根除,智识学问历练就。
责任上肩头,国民女杰期无负。

——秋瑾《勉女权歌》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在各个领域中的妇女,不幸没有生为白人、中产阶级,更重要的是,不幸没有生为男人。错误不在于我们的星座、我们的荷尔蒙、我们的月经周期或我们中空的内部身体,而是在于我们的制度和我们的教育——教育被理解为包括从我们来到这个有意义的符号、标志和信号世界开始的每一件事。

——林达·诺克林《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艺术家?》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女孩子耗费青春这么多年毕竟不容易“,是一句典型的男权社会话语。当一个社会将女人的青春视为她最大的价值,就意味着,随着年纪的增长,她不能像男人那样获取能力的增值和社会的认可,而是不断贬值。这背后隐藏着社会机会(尤其是婚恋机会)的不平等。

许多男人对女权主义常常显示出一种本能的敌意,却不知道,一个性别能甩掉沉重的束缚,就是另一个性别的福祉。至少,在对女人没有年龄歧视的国度,你和一个女人分手,不至于背上这样言不由衷的道德负担。

——宋涵《不可慢待的孤独》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一个人的得到社会保障越多,自身的努力往往就最少。正如其他女权主义门派指出的那样,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向社会寻求保障的同时,也就承认了自己是弱者,这是一个不小的失策。

——王小波《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回顾过去,当年我和我的大学校友们曾竭力与早期女权主义者划清界限,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应该为她们的努力喝彩。然而,我们却放低音量,以为奋斗已经结束了,结果却因为这样的沉默而受伤。 

现在,我会很自豪地宣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如果蒂姆·奥尼尔还在世,我甚至会告诉他我是啦啦队女孩,但是我在为女权主义呐喊。我希望更多的女性、男性和我一起接受这个闪亮的标签。

——谢丽尔·桑德伯格《向前一步》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Jane Fonda

我承认男人和女人很不同,但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别的:既不意味着某个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优越,也不意味着某种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高明。

一个女孩子来到人世间,应该像男孩一样,有权利寻求她所要的一切。假如她所得到的正是她所要的,那就是最好的。

——王小波《我是哪一种女权主义者》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两人还各自提出一种她们不要的女权。张爱玲不要的是如菲律宾一个岛上,一切事情由女人承担、做主,男人被养活;苏青不要的是女皇那样的没有男人作陪的女权。

看到此,她们所提的女权便带有一种享乐主义的性质...而这些快与不快说到底又全是以男人的爱与不爱做前提的。

将男人与女人的权利和责任提炼成一个'爱'字,便是现代知识女性的所为了。

——王安忆《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城市》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Feminists: What Were They Thinking?. 2018.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DC电影】动作戏到底有什么毛病? | Nerdwriter1(下)

(上)

B站:av34321656

up主:木下漱石

自制字幕,部分电影台词翻译来自zimuzu,特此致谢。 

原视频生肉来自Youtube频道:Nerdwriter1-The Problem With DC Action Scenes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 观影序列


+

【DC电影】动作戏到底有什么毛病? | Nerdwriter1(上)

(下)

B站:av34321656

up主:木下漱石

自制字幕,部分电影台词翻译来自zimuzu,特此致谢。 

原视频生肉来自Youtube频道:Nerdwriter1-The Problem With DC Action Scenes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 观影序列

+

Salomé. 2013.

莎乐美(Jessica Chastain 饰)是希罗底(希律王的第二任妻子)的女儿,希律王(巴勒斯坦伽里黎的统治者,Al Pacino 饰)的继女。其母因施洗约翰指责她通奸,阻止希律王娶她为妻,而对施洗约翰怀恨在心。遂将莎乐美作为其复仇工具,指示她以跳舞取悦希律王,以换取圣人的人头。 

不久,希律王难以控制他的感情,对继女莎乐美产生迷恋。而莎乐美自己对圣人施洗约翰的爱被遭到拒绝后,因爱生恨,在为希律王跳七重纱舞时乘机索要圣人的首级,最后亲吻其头颅。最后,莎乐美得到了与圣人相同的命运,被处以死刑。


《莎乐美》为英国作家Oscar Wilde...

+

Salomé. 2013.

Pleasure for the beautiful body, but pain for the beautiful soul.

美好的肉体是为了享乐,美好的灵魂是为了痛苦。

——奥斯卡·王尔德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Salomé. 2013.

I represent to you all the sins you have never had the courage to commit.

我给你们讲述的是所有你们没勇气去犯的罪孽。

——奥斯卡·王尔德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Happy Prince. 2018.

我也有自己的幻想,我以为生活是一出辉煌的喜剧,你会成为其中许多高贵人物中的一个。

我后来才发现,生活是一出令人悲哀、厌恶的悲剧,只有发生了在目的的集中性和狭隘的意志力的强度方面都很险恶的重大的生活灾难时(而导致灾难的就是你自己)才能撕破一切欢乐和欣喜的假面具,你与我都曾受到这种面具的欺骗而误人歧途。


——奥斯卡·王尔德《自深深处》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The Happy Prince. 2018.

使人感到悲哀的是,几乎没有人能在死亡之前就已“拥有自己的灵魂”。

爱默生说:“对任何人来说,最可贵的是他自己的行动。”

这话是很对的。大多数人都不是他自己,他们的思想是别人的思想,他们的生活都是一种模仿,他们的激情也都是借用别人的。

——奥斯卡·王尔德《自深深处》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

© Laurence Anywa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