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畏惧我,敬爱我,听我的话,我就会成为你的奴隶?”

Love, Rosie. 2014. 

湘琴:我们要结婚了,其实我梦想穿上新娘礼服这一天,已经梦想很久了,而且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人我的理想对象,还有我的白马王子。其实我也知道这样的等候,很有可能是没有结果的,不过,人嘛,当然就要去追求一些,可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啊,或者是你没有把握的事情啊。嗯,对吧!

直树:结婚还不是那样,两个人爱到底,爱得死去活来的。刚认识时,就像一壶冷水,你疯狂的给它加热,一直加,一直加,加到水开了,然后你就会问,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一直到结婚时,什么事情该做的都做了,该热的也热过头了,原本满满的壶水都见底啦,爱情都没了,等待壶水烧乾,不是烧乾了分手,就是硬着头皮烧破壶底,什么都没啦。爱情没了,壶也没了,水也没了。

湘琴:那你意思是不爱我了,早说嘛。

直树:正好相反,我会愈來愈爱你。我們的水就持续加温中,我会慢慢的等到它水开了,然后再緩緩的保持它,让它一直处于在沸腾状态。

湘琴:听不懂。

直树:意思就是,我会愈來愈爱你,一直爱,一直爱,一直爱到我們都变成老公公、老婆婆了,这样可以了吧! 


——《恶作剧之吻》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评论(5)
热度(414)

© Laurence Anywa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