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畏惧我,敬爱我,听我的话,我就会成为你的奴隶?”

A Very English Scandal |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BBC One的3集迷你剧《英式丑闻 A Very English Scandal》根据Jeremy Thorpe的真人真事所改篇。

在60年代末英国才刚刚对同性恋除罪化,而当时作为自由党领袖,以及百年来英国政党中最年轻的领袖,Jeremy Thorpe(Hugh Grant饰)隐藏着一个秘密——他有一个前同性恋人Norman Scott(Ben Whishaw饰)。

只要Norman Scott还活着,这对Jeremy Thorpe来说都是威胁,因此他策划谋杀前度,但最终不但不成事,还被对方指控意图谋杀。此事令Jeremy Thorpe成为首位因谋杀案而受审判的英国政治家,更被公众得知他的同志身份;最终Jeremy Thorpe虽然被判无罪,但也结束了政治生涯。





1965年,英国伦敦,下议院餐厅,两位自由党政客老油条边吃着饭边对上司每况愈下的身体表示庆祝。其中一位就是Jeremy Thorpe,他在自己漏雨的办公室里对自由党领袖的位置虎视眈眈。他的老朋友Peter对其表了衷心之后,二人顺便提起了自己的“偏好”。可以可以,Very English。






紧随其后Jeremy就告诉Peter自己遇到了大麻烦。

上周他和他的小男友闹分手,对方情急之下居然把两人的详细交往过程写成了一篇17页的长信寄给了Jeremy的母亲,这招真是绝了!而这位小男友的目的是为了勒索一笔30英镑的巨款,并且返还他本人的社保卡......

这位小男友何许人也?

四年前,他与Jeremy有一场“very heaven”的相遇......




Jeremy立马被这水灵的小鲜肉迷了眼。

他是Jeremy来做客的主人Van de Vater先生家的马夫,名为Norman Josiffe。他童年出身富足,但15岁就停止读书了,在16岁因为盗窃马鞍还有饲料被起诉,之后和家庭完全切断了联系,开始在马厩工作。

这位青年人热爱自己在马厩的工作,带着曲折复杂的过去和不谙世事的眼神,引得Jeremy步步紧追,邀请他如果到伦敦可以联系自己。





一年之后,Norman带着一只狗来到伦敦。

Jeremy心里还记着他,迈着少女般的小跑步超车侍从奔到Norman面前,可以说是非常甜了。






在Jeremy的办公室里,Norman说出来意。

他的老板Van de Vater先生是个谄媚的威尔士人,崇拜那些位高权重的人,Jeremy就是其中之一。Jeremy给他写的每一封信他都会大声读出来,哪怕是那些应当仅限于在朋友间谈笑的秘闻,并且把这些书面证据好好保存下来。这对Jeremy的政治生涯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Norman与老板因故决裂,但他并未讲明具体原因。在离开时他带上了那些信件,作为橄榄枝交给了Jeremy。可见Norman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白莲花。







Norman透露自己之前作为一个精神病患者接受过治疗,现在他带着老板的私人信件离家,他的社保卡留在老板家里,并且可想而知,也要不回来了。这意味着他不能工作,没有收入,更没有地方落脚。

面对无家可归的暗恋对象怎么办?Jeremy做了任何一个不是母胎solo的人都会做的选择——把对方领回家。

虽然Jeremy出于好玩,领他到的是自己母亲的家......人为自己留下祸根。




晚上就是咸湿的二人戏。

Jeremy作为一个老流氓,非礼人家之前还要问问我推荐的书你喜欢吗,接着就把一罐凡士林摆在了书上。正式开始之前不忘提醒Norman母亲的房间就在隔壁。也是真够虚伪和恶趣味了。





之后Jeremy把Norman接到一处租住的房子内安顿下来。

于是,二人甜蜜的包养同居生活就开始了。









好景不长,Norman精神状态不稳定,沉迷酒精和药品,也不愿去Jeremy安排好的工作。

Jeremy的耐心也渐渐被耗尽,开始四处沾花惹草。两人的关系走到了尽头,Jeremy主动提出分手。

Norman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愤而离开,还把自己酗酒嗑药的原因怪在了Jeremy的头上。





Norman出门就把Jeremy感情蜜月期写的情书作为证据去警局自首了。(英国1967年的《性犯罪法》出炉之前,男子之间的性行为是非法的。)





当初是Jeremy错付的信任把Norman送到他身边,现在也是错付的信任给了Norman伤害他的武器。我们为自己埋下祸根,极品前任尤为如此。你说你不爱他就算了,你怎么这么不了解他呢?







这些信件在英国系统里层层报告,最终像一枚定时炸弹关进了军情五处的保险柜。





Norman之后搬到了都柏林,在一名神父的照顾下生活。

Jeremy知道怕了,拜托Peter拿着Norman写给他母亲的信去都柏林,给Norman点颜色看看,不准和Jeremy再牵扯上任何关系。

Peter挺同情这个年轻人,愿意在Norman安定下来之前每周支付他五英镑生活费,并愿意在Norman遇到问题时帮助他,Norman决不能再联络Jeremy。

Norman同意了,他的唯一的要求就是自己的社保卡。Jeremy理论上是他的雇主,必须他去办这张卡。社保卡就是Norman的身份证,没有社保卡意味着他没有工作也没有失业救济金,就像他在社会系统之中不存在,这让他像个流浪汉一样生活地一团糟。Peter答应解决这件事。

二人达成协议后吗,Norman坦言,他把Jeremy给他写的其余26封情书放在行李箱中,遗失在了瑞士的一班火车上。





Jeremy费尽周折终于取到了这些信。在把这些曾经柔情的证明毁灭的那一刻,Jeremy如释重负。







Jeremy之后在仕途上一路高歌猛进,甚至为了自己的民意支持率结了婚有了孩子。









与此同时,身在都柏林的Norman借助自己的外貌优势成为了一名杂志模特,还交上了女朋友。






一个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的故事本来就要达成,Norman出问题了。Norman过上了酗酒嗑药的老日子,模特也当不下去了。

走投无路急需失业金的他无奈拨通了Jeremy家的电话,向Jeremy的太太抖出过去的事情,索要自己的社保卡。





还有什么可以比你老公的精神病男前任打电话给家里更能造成婚姻危机呢?

Jeremy愤怒至极,把往日的情分彻底丢弃,下决心要Norman死。





就在Jeremy紧罗密布地计划杀人行动时,Peter带来了让Jeremy“永远不用再担心Norman”的消息——Norman要结婚了,还是奉子成婚!(......Σ(っ °Д °;)っ ) 当然,杀人计划因此搁置了。

Norman和妻子都不是什么靠谱的人,他们带着年幼的孩子挣扎在温饱线。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Norman,他再次一无所有。

Jeremy那边也不好过,他的太太以一场很像自杀的车祸去世,留给Jeremy年幼的儿子。Jeremy把太太去世的原因归结到Norman的骚扰上。

杀死Norman的计划再次被提上日程。 





像流浪汉一样生活的Norman遇到了寡妇Gwen,Gwen的热情让Norman无法招架,二人马上进入了热恋。但二人的交往也遭致了小镇居民的非议。




相处久后,Norman向Gwen吐露了与Jeremy的过往。Gwen朋友的儿子是自由党的议员,恰巧是Jeremy的政敌。

为扳倒Jeremy,此议员邀请Norman来伦敦进行调查,Gwen也陪同前往。调查问询过程中,Norman展现了自己与Jeremy真实的情感。

 



Gwen虽然十分感动,但也深受打击。最终经受不住流言蜚语和内心煎熬,自杀了。

Norman再次一无所有。





政敌以此为借口威胁Jeremy,再次坚定了Jeremy除掉Norman的决心。

Jeremy又娶了新太太,一位女伯爵。这对他的事业也是如虎添翼。

  




Norman的生活相比就很有放逐的意味了。他搬到一个边缘小镇,重新过上了简单的与马共住的生活。





某一天,Jeremy开着车与Norman骑着马在路上相遇。

Jeremy一脸惊愕,Norman却微笑挥手,甚至说了一声“谢谢”。

又一个一别两宽的契机,可惜并没有发生。Jeremy要Norman死,并且要立马着手办。





Jeremy的手下层层找到一个在酒吧喝酒打诨的登徒子做杀手......这眼光,被拖累死也是命里该的。






Norman在做照顾狗工作的途中结识了Edna太太。她拥有一家小酒吧,Norman可以在酒吧打杂,同时住在楼上。Norman的生活貌似逐渐进入正轨了。



(因为你好看ʅ(´◔౪◔)ʃ)



此时,杀手如期而至。

这个二货诳Norman杀手另有其人,他来此是保护Norman的,其实是想把Norman骗到人烟稀少处好下手。




这个二货不仅蠢,还很孬。

因为怕跟着Norman的大狗,先对狗开了一枪。之后手枪卡壳了,杀手慌忙逃离现场。

Norman认定买凶者肯定是Jeremy。





杀手这么蠢,分分钟就被抓到啦。Jeremy决定5000英镑买通凶手坐牢一年,不要牵扯自己。

Norman誓不罢休,在法庭上指认Jeremy,把两人的旧事抖了个干净,并打算通过当年自首时的备案书信作为证据。







书信公之于众后,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当年Jeremy对Norman的爱称——“小兔兔”上。

Jeremy辞去了党派领袖的职务,他妻子最终决定和他站在同一阵线。






随着杀手出狱,许多其他证据也浮出水面,已经退休加州养老的Peter也准备回国作证。

Jeremy被捕。






Jeremy的律师在危急情况下推荐了Jeremy的牛津同学George作为辩护律师。

这位大律师可以说是本剧中最有意思的角色了,一个闪耀着人性善恶光辉的天才型混蛋。






这场庭审的消息遍布大小媒体。

Norman出庭前十分紧张,但发挥十分精彩,博得了媒体青睐和民众支持。








最终Jeremy被判无罪,可他的政治生涯也到此为止了。






真实事件的悲剧最为令人惋惜,表面上二人的纠葛牵扯伤害了太多人,没有任何一方成了赢家。当看完整部剧集很难对其中的一个人物科以特别的厌恶。诚然他们都有大错,但针对个案特殊的社会环境也许才是悲剧发生的根源。





Norman的诉求从一张社保卡开始,并且坚持Jeremy Thorpe要对此负责;这里面有这个社会边缘人物的挣扎、无助与不安,就像觊觎财富谋杀了Gianni Versace的Andrew Cunanan在可恨之余有一丝可怜;Jeremy则希望Norman Scott能够远离他,并且尽量断绝一切关系,尤其在他最风光当选自由党领袖时,曾经的情人的存在就犹如一颗定时炸弹,他只好萌生了恐吓这个可怜鬼的想法。

时间流去,两边都各执一词,如今仍然健在、78岁的Norman仍然坚持着Jeremy试图强奸、并杀害他的说辞;他曾经拥有的狗让他幸免于难。这一段登上后人茶余饭后的事件真相只能留待历史评说。

留下的,是那个年代一个国度对于一个议题的敏感与恐慌,也是两个迷途之人做出的荒唐选择。


——吉尔伯 深焦DeepFocus









评论 ( 3 )
热度 ( 275 )

© Laurence Anywa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