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畏惧我,敬爱我,听我的话,我就会成为你的奴隶?”

Patrick Melrose | 太阳照常升起,一切都没有改变?

万众瞩目的卷福新剧《梅尔罗斯/Patrick Melrose》(又译《浮生若梦》)上周开播,剧集共5集,单集片长60分钟,每集均改编自爱德华·圣·奥宾同名自传小说五部曲中的一部。





第一集:噩耗/Bad News



剧情始于一通通知男主其父在纽约突然去世的电话。

身在伦敦的男主神情恍惚地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弯腰捡起了一枚注射器,在对方表达遗憾与安慰的同时露出了飘忽欣喜的笑容。

一部瘾君子挖掘家庭阴影的大戏。




喜不自胜的男主立马出门通知了自己的女友和情人,男主认为父亲的离世正是自己戒掉毒瘾,重新掌控生活的良机。

个性阳光的女友对此决定表示支持,和男主是一丘之貉的情人却对男主能否成功表示怀疑。




第二天,男主信心十足地计划损坏并扔掉自己的全部毒品与工具,对戒毒的难度不以为然,却以“飞行旅途压力可是很大的”为由将丢弃的针头扳直,最后嗨了一把。

对朋友夸下海口之后,男主启程去纽约取父亲的骨灰。




这一趟戒毒之旅显然不像男主所预想的顺利。

最后的一点药品也只够安抚男主的飞行过程,机场到酒店的路上的毒瘾就已经要把男主逼到意志力的边缘。入住之后男主的脑内有声音对他说话,“二人”就如何解决进行了一番“自言自语”,之后还是决定出门寻觅了一批“替代品”,才打起精神去殡仪馆认领父亲的遗体。






通过之前的剧情可以看出,显然这对父子可不是和美的一家,但是男主在见到父亲遗体之前表现出了异常的紧张和焦虑,其间穿插着童年的影像,不难推断男主应该是在童年遭受到过父亲的伤害。





编剧居然在此时加了一幕走错追悼会的大乌龙,男主大喊“Wrong fucking corpse!”大概是本集最大的笑点了。




终于见到父亲的遗体之后......




与殡仪馆敲定明天来取骨灰之后,男主回酒店见一位自己童年相识的女士。席间男主毒瘾发作,在“重整精神”归席之后,二人隐晦地聊着往事,让观众对那段历史更加疑惑。又因为男主的身体状况,二人匆匆结束了这次会面。




男主为了克制毒瘾在一家餐厅进晚餐,因为其古怪夸张的言行被餐厅请求离开。最终男主还是抵抗不住煎熬打给了“全纽约货最好”的毒贩皮埃尔的,电话却没有接通。

绝望的男主转而打车到了一片十分混乱破败的街区,在经历差点被行凶之后终于靠老相识买到了毒品,拿着那用两包白粉换来的、自行车打气筒一般大的针筒还是没有注射成功。




此时男主决定按照父亲生前最爱说的话“宁缺毋滥,只要最好”完成自己的吸毒大事,感谢老天,皮埃尔的电话接通了!

之后当然是一夜疯狂。






这时候就可以来说说这个一直没怎么露面,却成为男主在吸毒之后都最为恐惧厌恶的噩梦了——父亲




父亲是个有钱有权有势的贵族人物,参加过战争,去过殖民地,强势、势利、对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套自己的坚决的想法,身上带着沉甸甸的父权的威压。人人都尊敬他,认为他十分“有手腕”。





此外他不仅仅是个专断腐朽的老混蛋,从片中透露的信息来看,他极有可能在男主年幼时对他进行过长期的性侵甚至性虐待。




有这种童年经历的男主之后沉迷毒品,由于过度抑郁导致的社交问题、精神分裂也都解释得通了。








父亲不是造成这样悲剧后果的唯一原因,旁人的冷漠更加令人心寒。


首先是男主的母亲

片头男主与情人相会时对方问起母亲对父亲离世的态度,男主表示在儿童救助机构工作的母亲既不知道也不关心,真够讽刺和虚伪的。

之后男主在纽约酒店入住,母亲也只是打了一通没有留言的电话了事。可见男主家人之间感情淡薄,和母亲根本谈不上亲密。





在男主的记忆片段中,他试图寻求母亲的保护,母亲却像磕了药一般恍惚摇摆,那个母亲可能意识都不甚清楚的拥抱成了男主吸毒后拥抱自己的脑内素材。

克里斯·斯帕林在《青木原树海》中写道。“正是在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光里,我们离挚爱的人最近。”对于男主来说情况则恰恰相反。

母亲对父亲的行为不仅是知情而且极有可能是默认态度的。







那位之前登场过的女士也对所发生的事情有所察觉,但她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后果已经造成,多年后的歉意有什么用呢?







地狱一般的童年是一把永远也不会钝的刀,把男主的人生切得鲜血淋漓。






好在父亲已经死了,让生活接着往下走,也许救赎就在前方呢。


男主下一站要去见父亲的老友。这群体面的老绅士哪怕与男主的父亲不相识,也毫不怀疑他确实是个优秀的绅士,并对他的处世哲理深以为然。





之后男主取到父亲的骨灰,前往女友的朋友玛丽安家中拜访。

玛丽安的父母热情又客套,男主对美丽的玛丽安一见钟情,邀请她共度晚餐。





玛丽安似乎十分善解人意且关心男主,却在男主试图摘下眼罩是露出为难的表情。在男主打开心扉说出心里话的时候侍者恰好过来,玛丽安自然地转移开了注意力,男主这才发现对方看似关心其实并不真正在意,父亲与回忆也只是礼貌的谈资。

也无法对玛丽安苛责过多,毕竟在剧集开头不知道背后故事的我们也会想当然地把男主看成一个“放纵自我的混蛋”。玛丽安只是依照正常人际交往的规矩行事,试想一位情绪不稳定的瘾君子与你纠缠恐怕所有人都想立即脱身。








男主这一路上遇到的各色人物纷纷对他善意地点头致意,迎上他的目光之后却又露出同情又回避的神色,之后便加入到他身后窃窃私语的洪流之中。

要么是不知情,要么是不理解,要么是对于过大的痛苦无法感同身受,没有一个人实质上帮助过他。







被玛丽安拒绝后的男主情绪崩溃了,回到酒店后注射了大量毒品试图自杀,幻觉又把他带回了最惨痛的回忆。








一夜过后男主还是活下来了,太阳照常升起,一切都没有改变。

男主如剧集开头一样淡定的毁坏注射器丢进垃圾桶,收拾行装,与侍从聊天,好像昨晚的绝望没发生过,或者已经发生过太多次。





在等待返回伦敦的飞机时,男主给朋友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要戒掉毒瘾,重头再来。却在被朋友问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痛哭流涕。








关于男主与后续剧情发展:

男主童年造成男主的精神分裂使得他时而极其自信时而极其自卑。

逃避痛苦的方式要么是操控他人以彰显自己的力量,要么是屈从于强权以获得保护和归属感,男主选择臣服于毒品。





父亲死了,盼望已久的自由曾经是一种解脱,现在却带来新的枷锁。




父亲的影响太过刻骨铭心,已经成为男主灵魂的一部分。就像在离开酒店时,男主(故意?)遗忘在房间的骨灰盒还是被送还到他手上。





男主是要跳进那口童年就望下去的井口,还是在灰暗的记忆中继续前行,十分期待后续发展。







关于剧集本身:

金熊奖最佳影片提名导演Edward Berger执导、知名编剧David Nicholls操刀,Benedict Cumberbatch完美演绎,全集画面电影质感,只一集就毫无悬念入选我的年度最佳。

今天更新第二集,吃我这发安利。

























评论 ( 9 )
热度 ( 940 )

© Laurence Anyways | Powered by LOFTER